[草原的月亮有了心上人](14)作者:huihui1983

时间:2017-03-29 发布:日本不卡高清免费中文AV,日本无码av不卡一区二区三区,日本一本道中文字幕无码AV在线播放
提醒:图片如果含有其他网址 请勿访问 谨防诈骗

作者:huihui1983 
字数:9163
 

               14相持
 
  转眼就快过年了,我和比利姆坐飞机到了成都,在他的家里一起过春节。到 小区的时候,我看到小区都是的挺普通的6层的住宅楼,很奇怪的问比利姆: 「你不是给他们买了别墅了么,怎么还住这里?」比利姆头大的说:「跟他们没 法沟通的,他们嫌太冷清,不肯住,喜欢这边的热闹。」
 
  我们出了电梯,看到家门已经是开着的,比利姆喊了一声,伯父伯母就都从 厨房快步走了出来,我赶紧过去打招呼。
 
  比利姆在旁边说:「反正他们都同意了,你直接叫爸妈吧。」
 
  我很大方的叫着爸爸妈妈,他们很高兴的把我迎了进去,公公婆婆都很热情, 他们可能真的觉得比利姆这么大年龄了,还能找到这么年轻漂亮,还很乖巧的小 女孩,是占了很大的便宜,所以对我很照顾的样子。
 
  尤其在知道我是哈萨克族之后,婆婆的眼睛一下就亮了起来,她问我哈萨克 家能生几个小孩,我说不知道,但是两三个应该没问题。
 
  婆婆拉着我的手,说邢路现在快35岁了,再不赶快要小孩,以后说不定会 有问题。我想了想,说要不我们下学期就要,然后正好大四下学期没课,在实习 的时候生。婆婆非常高兴,说我只管生下来就行,别的她和爸爸都包了,不用我 们花什么精力。
 
  邢路在旁边抗议,说这个事要听他的意见。我心里想,才不会听你的,你就 知道自己玩。婆婆说的对,过几年你精子不行了怎么办,我可真的想要好几个小 孩子的,而且,我和邢路的小孩,一定又漂亮又聪明。
 
  婆婆听到邢路的抗议,这才不说生小孩的事,改问我是怎么跟邢路认识的, 怎么会在一起的,我这才想起来,比利姆叮嘱我回家之后叫他邢哥或者邢路都行, 不要叫比利姆了。我就叫他邢路好了,在一起之后,我再也不想叫他哥哥了。除 了有时候在床上,我已经很累,但他还没射的时候,这么叫几声,他就会激烈的 多,结束的也快得多。
 
  我很老实的从我12岁第一次来月经,阿妈说会有个好男人出现在我面前的 时候讲起,邢路在旁边低声咳嗽,我觉得莫名其妙的,这有什么不能讲的。我讲 到邢路在草原上,骑着马把我抱在怀里到处游玩的时候,婆婆突然打断了我,看 着邢路说道:「原来你那时候就在打这小女孩主意了。」邢路坚决不承认,说那 时候我很小,就是个小孩子的样子。
 
  后来,我讲到邢路在阿勒泰帮我洗澡,给我洗衣服和内裤的时候,婆婆很确 定的说:「邢路那时候一定已经开始打你的注意了。」
 
  等我讲到邢路从阿勒泰搬回那套太阳能设备,用了半天时间把每个毡房都通 上电,婆婆就极为肯定的说:「放心吧,那时候他就看上你了,起码是存着心思, 等你长大娶进门的。我自己养大的孩子,我自己最清楚,他什么时候能这么勤快 了?没点鬼心思,是不可能的。」
 
  我想了想,对哦,我刚住进来时候,做饭时邢路还装模作样的帮帮忙,后来 不仅做饭不帮忙,吃完饭也不帮我洗碗了。我转头疑惑的看着邢路,他一脸尴尬 的说:「这个咱们回去慢慢说……」
 
  我又说起邢路离开草原的时候说要娶我,但是再见面的时候,忘了曾经答应 的话,这次是公公在旁边说:「他不可能忘,小子这点很厉害,喝的再多他说过 的话都不会忘。」
 
  我奇怪的问为什么。公公说:「邢路这方面和我一样,喝酒时候,就算马上 要喝倒了,说出的话也都是经过大脑的,不会说错话,所以酒醒之后,一定会记 得。」
 
  我又转过头,看着邢路:「这么说,你那时候就是想娶我了?」邢路明显的 要崩溃的样子:「这些事,我们回去慢慢说好不好。」
 
  我心想,好,先给你留点面子,回去你要说的事情可真不少呢。
 
  再后来,说到巴图尔大叔来提亲,邢路加了10万块钱拍回去的事情,公公 婆婆都笑了起来。尤其是公公,明显听得很过瘾,还说邢路太小家子气,明明知 道对方的家底了,还不一把就加到50万,直接拍死。邢路很无奈的样子:「我 又不是你们,我那时候一年还挣不到50万呢。」
 
  婆婆装作有点不高兴的样子:「你钱不够,不是还有我们呢么,抢儿媳妇的 时候不花,等什么时候花?」
 
  我有点奇怪,公公婆婆看着可不像有钱人啊。邢路无奈的跟我解释:「他们 很有钱,我爸是八十年代第一批下海的那批人,有个外贸公司。」
 
  我又转了转头,看了看家里,明显的不如邢路家里的东西好,邢路在旁边说: 「你不用看了,他们这代人,只有挣钱的能力,没有花钱的能力。你以后看到什 么好东西,直接给这边也买一份就行了。」
 
  后来,我毕业不久,住在北京的医院,等着宝宝出生的时候,婆婆风风火火 的跑过来,给我迁到了和睦家的高级单间,据说每晚上房费都一万多,过了两天, 还雇了个一万多块钱的月嫂守在我旁边。我那时候才知道,公公婆婆真的很有钱。 
  想起阿妈就在自家的毡房里生下的我,觉得恍如隔世。
 
  再后来,婆婆想让我辞职在家专门带小孩,邢路让我自己决定,我拒绝了, 我对邢路说,我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年轻人,我很喜欢这个IT业,我也要在 这里实现自己的价值。
 
  不过那是后话了,这时候,我继续说起哈萨克嫁女儿的习俗,说嫁出去就纯 是夫家的人什么的,婆婆突然很可惜的唉了一声。
 
  婆婆很不满的说:「邢路这孩子就是这样,什么都不跟我们说。早知道有这 事的话,我们就在你16岁的时候也去提亲了,然后直接把你接过来,等你高中 毕业就可以结婚了。」
 
  高中毕业就嫁给比利姆……唉,那真的很好啊,那时候他还年轻,一晚上做 三次应该会很轻松吧,我不禁又胡思乱想起来。
 
  邢路却接着话提起了那件事:「说起结婚,我们想只领个证,不打算办仪式 了。」是的,邢路还是太谨慎了,他还是怕婚礼终究会通过我的同学朋友传到草 原去,我不愿意但是也只能同意,反正嫁给他就好了,别的都可以不在乎。 
  婆婆却不同意:「怎么能不办婚礼,娘家那边你们怎么办都行,但是成都这 边怎么也要30桌,当初大院里看着你长大的老朋友,就百十家。你哥跑美国去 找了个老外,我们没辙,你还想不办?」
 
  邢路看了我一眼,我知道这时候该我说话了,只好硬着头皮说:「我是穆斯 林,伊斯兰教不允许嫁给汉人,办婚礼有可能给我家的人惹麻烦,所以我们想偷 偷的领个证就行了。」
 
  公公却在旁边接了过去:「不对,伊斯兰教义里只规定不能嫁给非穆斯林, 没有特别说不能嫁给汉人。」
 
  啊,公公也懂这个?我有些吃惊,看来邢路的博学是来自遗传啊,那我将来 的小孩也肯定会像他们一样吧。
 
  邢路嘟囔了一句:「那不一样么,我就算去信教了,在当地人眼里也不是穆 斯林。」
 
  公公一副训斥的口气:「你这个榆木脑袋,怎么还这么笨,我给你把户口改 了不就行了,整天就知道什么事都按规矩来,规矩都是人去执行的,搞不掂规矩, 还搞不掂人么?」
 
  我第一次看见邢路被说愣了的样子,是啊,这不一下子就把所有事情解决了 么?家乡的人难以接受汉人信教变成穆斯林,但是,如果从一开始邢路就是哈萨 克人,那他们想当然的就直接认为他是纯正的穆斯林了,什么信教仪式,哈汉隔 阂不就全都不存在了么?这一切,只需在告诉他们之前,把户口改了就可以了啊。 
  怎么我和邢路从来没想到过这么简单的办法呢?原来对面是如此睿智的一个 老人呀,我突然觉得自己满眼冒星星了。
 
  公公继续说:「回族,维吾尔族,哈萨克族,东乡族在四川都有分布,改什 么都行。」然后转头问我:「闺女,你们那的风俗,哈萨克能嫁给回族么?」 
  我点头:「肯定可以,我有两个初中同学,就是嫁给了回族的。」
 
  公公点了点头:「那就好,我去把邢路的户口改成回族吧,改哈萨克族太麻 烦,还得先把我的改了。」
 
  什么?我反应有点迟钝,公公这话好像听着有问题,改成回族就不用么?难 道说???连邢路都吃了一惊,追问是怎么回事。
 
  婆婆在旁边对邢路解释说:「你爸是回回,但是旁边都是汉人,时间久了, 就跟着什么都吃了。后来有了你哥和你,觉得穆斯林不能吃大肉是个很大损失, 就随手都给你们注册的汉民。」
 
  我瞪大了眼睛,心想,我知道邢路这不守规矩的性格是从哪来的了。
 
  邢路嘟囔了一句:「我爸这也真够随意的。」
 
  公公没理会邢路的抱怨,直接跟他说:「趁政府部门还没放假,明天跟我去 趟公安局,有些老人你也正好认识一下。」
 
  婆婆在旁边问了句:「带多少的卡合适?」
 
  公公稍微想了一下:「拿两张五万的吧,到时候看情况给。」
 
  啊?原来还是要花钱啊?还要花这么多钱,我很心疼,想说不用,我们偷偷 领证就好,但是看起来这里好像完全没我说话的地方,只好闭嘴了。
 
  第二天下午,邢路回来了,我从厨房跑了出来,急切的问怎么样了。邢路苦 笑着把户口本递给我,我赶紧打开看。
 
  哈萨克族??!!!哈萨克名:比利姆﹒阿热克?汉名:邢路。宗教信仰: 伊斯兰教?
 
  邢路苦笑着解释:「按哈萨克族的规矩来的,前面是我的名字,后面是我爸 的,他在公安局随手搜的哈萨克名字。」
 
  公公在旁边说:「今天特别顺利。四川不是哈萨克族聚集地,高考加分不特 殊照顾,所以改的难度不大,就给他改成哈萨克族了,顺便把我的也改了,要做 就做足,省得有破绽。」
 
  我在旁边傻傻的看着,心想这样也行?看来这一家人一定非常的好相处。我 傻傻的说:「爸爸,你真的太伟大了。」
 
  这时候婆婆在厨房说话了:「你们把民族都改了,晚上还做回锅肉么?」 
  邢路大声回道:「没事,做吧,她吃。」
 
  我有点不好意思的接了一句:「能不能做蒜苗的,青椒回锅我吃不习惯……」 
  公公在旁边大笑:「好闺女,好媳妇!」
 
  晚上,我悄悄的用手机拍了一张邢路的户口页,微信发给了哈依夏,哈依夏 立刻回复:「邢路简直是个天才!!!!!」
 
  我告诉她:「这是我公公想出来的主意。」
 
  哈依夏回复:「原来天才是可以遗传的,我将来一定要找个聪明男人嫁了。」 
  我非常同意:「是的是的。」
 
  哈依夏:「不过,说起来,你还没过门呢,这就叫公公了?」
 
  我厚着脸皮写:「我进门就叫爸爸妈妈了,他们可高兴了……」
 
  哈依夏哈哈大笑的祝福我,我然后说出了真正的用意:「林锵不是还没女朋 友么,要不让他也这么改一下?他那么有钱,应该可以做到吧?」
 
  哈依夏发了个低落的表情:「没用的,那时候我们把事情弄得满城风雨,谁 都知道他是汉人了。唉,你早两年去邢路家该多好。」
 
  我有些难过,却不知如何安慰她,只好默默的发个拥抱的表情。
 
  哈依夏却反过来安慰我:「不过也没什么,做回普通朋友也挺好的。而且, 我身体想要的时候,也会去找他做爱。」
 
  啊,这样啊,我有些好奇:「那,你身体多长时间想要一次呢?」
 
  哈依夏一个眦着嘴的笑脸:「一般就是每周五六日想要,有时候课不紧也会 想要。」
 
  我无语,这还算普通朋友啊?这不就等于同居了么?我立刻拨了过去,哈依 夏接了,我有些奇怪:「你不说林锵主动跟你分手了么?」
 
  哈依夏一副很骄傲的样子:「我这么聪明又善解人意的女孩子,他怎么真的 舍得错过呢?」
 
  我切了一声表示不信,追问她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哈依夏说:「寒假从阿勒泰回来,有一天特别想他了,我就去他家找他,责 问他穆斯林的事是不是借口,问他是不是睡了我一次觉得我下面不紧,不想要我 了才那么说的。」
 
  我啊了一声,问:「然后呢?」
 
  哈依夏笑着说:「他赌咒发誓说没有,说和我第一次那晚,是他最幸福的回 忆。」
 
  我继续追问:「然后呢?」
 
  哈依夏突然很严肃的语气:「然后我就让他证明给我看。」
 
  我忍住笑:「然后呢?」
 
  哈依夏忍不住笑了:「然后他就再也舍不得让我走了。」
 
  我哈哈大笑,笑的好开心,看来我真的不用为哈依夏担心,那么聪明又那么 有勇气还那么有办法的女孩,什么事情解决不了呢。
 
  这一晚我睡的好香,我和比利姆的婚事突然就没有了一切的障碍,半夜我被 自己的美梦笑醒,看着旁边也是一脸安详的邢路,他应该也是如释重负了吧。 
  第二天一早,我给全家人一一打电话,告诉他们比利姆已经改了户口,成了 哈萨克人,让他们千万统一口径,说比利姆本来就是哈萨克,绝不要提改户口的 事。
 
  大哥很欣喜的说,那就放心了,阿爸和二哥也很高兴,但是他们却是真的觉 得邢路成了哈萨克,是自己的同胞了。阿爸还说,在牧场的时候,给邢路起比利 姆这个名字,就有预感他终会成为哈萨克族的一员,原来这真的是真主给的赐福。 
  我暗自腹诽,什么真主赐福,要不是打不过他,谁高兴这么做,至少花了五 万块钱呢。
 
  在成都的这个新年,感觉是有史以来最快乐的寒假了,邢路跟公公婆婆说要 带我去九寨沟玩几天,他们很不高兴,说大过年的不好好在家呆着,跑那么冷的 地方去干什么?
 
  邢路一副祈求的样子:「不是我们两个去,是想全家一起去,冬天的九寨很 漂亮,咱们去好好拍几张全家福,你们再不赶快拍,等过两年就真的要显老了。」 
  婆婆笑骂他:「什么要显老了,明明就是真的老了。」可是她虽然嘴上这么 说,却很痛快的答应了邢路的要求,只是说要等初一过完大年再去。
 
  我从没看到过邢路这么小儿女的样子,有点担心,这个可不要遗传,将来我 们的小孩跟我这么撒娇耍赖的话,我还不得全都依了他?
 
  除夕那天,公公婆婆带我们去看了成都南三环外面的别墅,说既然结婚,就 准备装修一下给我们住,问我有什么装修风格的要求,我说我没有任何要求,普 通的就好了,但是那个院子最好别铺砖,我想以后种些东西。公公婆婆点头答应, 然后带我们到成都的南湖公园闲逛。
 
  成都的公园冬天还是绿的,草坪也是绿的,居然还有鲜花在开,整个公园做 的像个欧洲小镇,非常清净,非常舒服。公公婆婆从车上拎下来一些蔬菜,带我 到了湖边顺着栈道往里面走,在一个木桥边,看到那里有十几只黑天鹅在悠哉的 觅食,公公带着我拿菜叶去喂天鹅,它们一点都不怕人,三只天鹅围在我的身边 直接从我手里抢东西吃,我玩的超级开心。
 
  然后更开心的事情在后面,我看到了南湖公园湖心的那座教堂,虽然不如湛 江的那个白色教堂那么漂亮,但是要宏大的多,而且旁边围绕着很大一片的草地, 我看着旁边有承接婚礼的说明,然后对邢路说,我们在成都的婚礼就在这里举行 吧。
 
  公公在旁边很惊奇的语气:「你想在教堂举行婚礼?」
 
  我说:「是啊,我一直很喜欢电视里在教堂举办婚礼的场景,很希望我穿着 白色婚纱,我阿爸牵着我的手走进来,放到邢路的手上,我特别向往神父带着我 们念婚礼的誓词。」
 
  公公的表情有些怪异了:「你还想请神父来主持婚礼?」
 
  我说对啊,我在网上查过,国内的神父是能请出来主持婚礼的。公公叹了口 气:「我觉得我已经算是够离经叛道了,你们可真是青出于蓝,现在两个人都是 穆斯林了,然后想找个天主教的神父来主持婚礼?」
 
  啊,我怎么一直都没想过这个问题呢,好像是挺大的问题唉,我无助的看向 邢路,邢路却摊摊手:「这事我没意见,你自己决定就好。」
 
  我拉住他的手:「让我决定的话,那就在这里举行吧,我们连户口都可以改, 还有什么不能做的。」邢路笑着点头说好,公公也笑了,似乎还是蛮赞赏的目光。 
  晚上的年夜饭,邢路开了瓶云岭冰酒,放到冰桶里,桌上摆了四个杯子,阿 爸有些奇怪的看着我:「苏露,你连酒也喝?」
 
  我点点头:「我知道教义里不允许,但牧场里的哈萨克大多数都喝酒,我全 家也喝。」
 
  公公挺高兴:「那就好,等你们结婚时候,把全家接过来,我和他们好好喝 点酒。」
 
  「不要!」我和邢路同时叫出了声,公公愣了一下,转瞬就明白了:「他们 酒量很大?」
 
  我苦着脸说:「我二哥是两瓶白酒的量。」
 
  公公立刻摇摇头:「那算了。」婆婆在旁边哈哈大笑。
 
  公公婆婆提议为全家的团聚先喝一杯,我开心的举起酒杯,这几天在一起的 生活,我觉得的好喜欢他们。加拿大的云岭冰酒,味道很甜,又有股清香,夹杂 些酸味,非常的爽口,一点都不腻,是我喝过的最好喝的甜酒了,邢路举杯,说 全家的未来像这酒一样甜。
 
  我后来单独敬公公婆婆,说我来之前,心里一直很压抑,总觉得我们的婚礼 不能为家乡所容,现在全都解决了,我不知有多感激他们。
 
  公公把酒喝了,然后摆摆手:「一家人了,就别再说这种见外的话了。借这 个机会,作为过来人跟你们说几句吧。」
 
  我放下筷子,认真的听他说话。
 
  公公很认真:「说起来,你们认识了差不多10年了,苏露这么多年的坚持, 我相信你们的感情很牢固。我希望你们以后的生活一帆风顺,但是说实话,很难, 这一辈子很长,总难免会有各种挫折,中国这后几十年,也很难不出大的经济动 荡。我没别的愿望,就希望你们真的遇到困难的时候,能够不离不弃,相扶相持, 患难夫妻才是真感情。」
 
  我郑重的答应,认真的说,就算有一天我们会穷的去吉木乃放羊,我也会守 在他身边给他做饭洗衣服。
 
  公公婆婆笑的很开心,我明显的感觉到,他们对我的回答非常满意。
 
  但是我转而说道:「但是我一定不会让那一天真的到来,我也终究会有超越 邢路的时候。」
 
  邢路也是第一次听到我这样的雄心,哦了一声,有些不认识似的看着我。我 没有理他,对公公婆婆认真地说:「12岁的时候邢路离开草原,让我学成了出 来找他,从那时到现在,我从来没有松懈过,也没有向困难和差距低头,然后我 就真的考出来了。」
 
  我说:「我跟我阿爸说过,我要做飞越阿尔泰山的红隼,真的飞出来之后, 我的想法变了,我不如很多人聪明,我的天资注定无法成为大鹰,但是我也找到 我自己的路了。我看过俞敏洪的一个访谈,他讲说金字塔的塔尖,只有雄鹰的天 赋和蜗牛的坚持能够达到,我做不了雄鹰但是我可以做蜗牛,我比所有人都专注, 包括邢路。所以,只要是天资不是那种不可逾越的天堑,我终究都会超越,包括 邢路。」
 
  我继续说:「我比邢路小13岁,我比他专注而持久,更重要的是,我一路 在他的指引下没有走过任何的弯路,所以我在非常年轻的时候获得了很高的起点, 我终会在未来超越他。现在的家庭,靠邢路来支撑,但是等他年龄增长,力不从 心的时候,我会来支撑这个家庭。从邢路向我表白那一天起,我已经暗暗的做过 好几次这样的打算了,我终究会和他相扶相持,不离不弃。」
 
  公公婆婆露出了满意的微笑,邢路把手抚在我的我头上叹气:「再也不能把 你当小孩子看了。」
 
  这个坏蛋,又来摸我的头,他故意的,他知道公公婆婆面前,我不敢把他的 手放到我胸上,我有点不自觉的脸红了。
 
  初二的下午,我们四人登上了成都到九寨的飞机,飞行很顺利,差不多一小 时就到了,降落的时候,完全就是在两座大雪山的山中间飞行,先是上面俯瞰, 然后又从山中穿行,感觉从未有过的壮观,与之能够相比的,恐怕只有从成都到 乌鲁木齐,路过天山山脉,看到博格达峰的那一瞬,我的心情立刻开始兴奋,启 动旅行模式。
 
  然后,我下了飞机不久就倒下了,下飞机的时候,我还帮着婆婆拎着包,结 果走到出租车那里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喘了。从九黄机场到沟口的酒店一路, 我头疼欲裂,几番想要呕吐,公公婆婆都很担心,说不行直接送附近的松潘医院, 还是邢路稳住了他们,说我这只是平时没上过高海拔的地方,有些高反,先观察 一晚再说。
 
  公公婆婆最终同意了,在沟口附近的喜来登住下之后,我浑身没有任何力气, 头还是特别疼,于是喝了点热水就躺下睡觉了。晚上,他们从酒店点了些吃的到 房间,邢路把我扶起来,问我好些没有,我说体力好像恢复了一点,头没有之前 那么疼了。婆婆说那就好,之前的回程票是打折票没法改签,她定了4张明天中 午回成都的全价机票,我好些了就可以回去,我觉得过意不去,让他们自己在这 里好好玩,邢路陪我回去就行了,他们却不同意。
 
  我心里很暖,也不再说什么了,邢路喂我喝了点粥,就又昏沉沉睡去了。这 一睡,就直接睡到了半夜,我是硬生生的被饿醒了,我记得过来时买了好多牛肉 干之类的,迷迷糊糊的跳下床起来翻包,邢路在床上醒了,问我干什么呢,我说 饿了找吃的,邢路又问:「苏露,你没事了?」
 
  我突然明白过来,我好了?我晃了晃脑袋,一点都不疼了,身上的力气都回 来了,我拿着牛肉干跳回床上,异常开心:「我没事了,一点事情都没了。」 
  邢路终于松了口气的样子:「苏露,不得不承认,你的身体适应能力,简直 是野兽级的。」这还真让他说中了,我在往后的日子里再没有过高反,包括在西 藏的念青康桑雪山的5500米卡若拉冰川,我一样的毫无反应,邢路羡慕的不 得了。
 
  听到邢路开心的声音,我反身抱住他,笑嘻嘻的说道:「我现在连做爱的力 气都回来了。」
 
  邢路却是一副胆小的样子:「算了算了,我可不敢在高原上乱来。」我笑了 笑,不继续逗他了,撕开一袋牛肉,一边吃一边想,这下好了,明天可以去九寨 沟里玩了。
 
  第二天一早,邢路叫公公婆婆一起去楼下吃早餐,他们看到我活蹦乱跳的样 子,一副不可思议又很欣慰的样子。
 
  我们退了机票,进入景区,没过多久我就被眼前的美景震惊了,原来水可以 漂亮成这个样子,犀牛海一片澄蓝,树正群海则像一颗一颗的蓝宝石,五花海五 色斑斓,更难得的是周围一片白雪皑皑,真的就像是童话世界。
 
  邢路笑着说:「九寨几乎是全国唯一四季都是旅游精华的自然景点,春天树 木发芽,一片青翠,夏天水量充沛,诺日朗和珍珠滩瀑布最壮观,秋天红叶满山, 拍照最漂亮,冬天雪满山峦,就是现在这个样子,像是冰雪童话。」
 
  邢路支好了三脚架,我们全家站在冬日的诺日朗瀑布之前合影,整个瀑布已 经全部冰冻,似乎比照片上的水瀑还要壮观,阳光照耀下,冰瀑泛着淡淡的蓝光。 
  在珍珠滩后面的一组瀑布,我终于近距离的看到了冰瀑,瀑布已经完全冻住, 极为净透的至少一米多厚的冰体,贴到面前看,真的从里到外都是那种淡淡的纯 净的蓝色。在冰瀑的正中,很奇妙的凝成了一个振翅欲飞的大鸟的样子,我呆呆 的看了它很久,然后拉住邢路的手,幽幽的跟他说:「我觉得上天对我太好了, 让我小时候遇见你,让我飞出阿尔泰山,让我得到你的爱情,让我们一起看这美 丽的世界。邢路,你说我是不是太幸运了一点?」
 
  邢路微笑的看着我,然后轻轻摇了摇头。我有些疑惑,邢路笑着说:「苏露, 这一切,不是上天给你的,是你应得的。」
 
  邢路有些认真的样子:「我当年只给你补习了十几天,不可能教你太多,你 从乡小,到县中第一,从阿勒泰二中的中下游,到高考时的前30名,这一切, 都是你自己的努力。」
 
  「你来到北京,用了半年时间入门,然后在苏戎的公司,从打杂做到独当一 面,在开源社区做到代码贡献量前五,这些,也都是你自己的努力。」
 
  「回想一下,你所获得的那些机会,对一般人来说,可都不算多好的机遇。 
  每年被助学的那么多人,有几个考出来了?程序员需求缺口那么大,有几个 人真的做出来了?你的成长,最重要的原因是你的勤奋,而非这些所谓的机遇。 「
 
  邢路看着远处,脸色有些郑重:「我一直最信奉一句话:天道酬勤。没有努 力过的人,体会不到这句话的深刻。苏露,这一切,都是你的勤奋所应得的。」 
  我喃喃的念着:「天道酬勤。天道酬勤。」突然觉得心胸一片开阔,然后看 这美丽世界,第一次有了俯仰无愧的感觉。我牵着邢路的手,笑嘻嘻的问他: 「那你呢,也不是上天的眷顾么?」
 
  邢路笑着摇了摇头:「我不喜欢你这样的女孩,难道让我去喜欢那些空洞肤 浅的花瓶么?」
 
  我开心的冲着邢路傻笑,觉得心里好满足。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