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成人笑话> 法官陈玉滢【作者:不详】

法官陈玉滢【作者:不详】 - 法官陈玉滢【作者:不详】

陈玉滢是市法院民事法庭的主审官,今年才刚满三十二,不仅是单位重点培养的物件,还是全市最年轻的主审官,她出生干部家庭,人又长得漂亮,丈夫又是司法局的科长,前途光明,陈玉滢可谓样样顺心,可最近她却被一件事搞的心情很不好。

  一个叫赵洪的香港商人在市郊投资建了一个塑胶厂,本来是件推动市里经济建设的好事,可没多久周边的农民上告说工厂非法排放有毒废水,不仅导致鱼塘里的鱼虾大量死亡,甚至还有很多村民中毒,专家鉴定,河水中毒素含量严重超标,如果证实是该塑胶厂所排放,那这个厂肯定是要被依法查封。

  可坏就坏在这个赵洪老奸巨猾,怎幺也不承认,几次突击检查,却总是毫无收获。

  明摆着的事,可也要讲究证据。

  陈玉滢心里清楚,这个赵洪的能量不小,肯定有人通风报信,案子就这幺一天天悬着,那里的村民已是群情激愤,陈玉滢一时倒也没了主张。

  这天早上很早就起床,陈玉滢梳洗打扮好,换上了法院的制服,「唉……这制服可是越来越沈了。」陈玉滢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

  「怎幺了?我的大法官。」丈夫刘斌从后面抱住她,吻着她雪白的脖子。

  「别闹,」陈玉滢害羞地挣扎出来,「被你折腾了一晚还没够。人家马上还要去上班呢。」「呵,我们的大法官也会害羞。」刘斌调笑着。

  「说正经事。」陈玉滢把案子的情况说了一遍,刘斌想了一会,「明察不行,只有暗访了。 」「你是说我自己去?」陈玉滢皱起了细长的眉毛。

  「对,现在肯定有「内线」,但不能确定是谁,所以要去就不能声张。先掌握证据,就好办了。」刘斌冷静地回答。

  「对啊!」陈玉滢微笑了,「我早就该想到的。」「还逞强呢,」刘斌也笑了,「哼,」陈玉滢笑着捶了丈夫一下,「知道你聪明,案子破了好好谢你。」「怎幺谢呢?」刘斌坏笑。

  「讨厌。」陈玉滢红着脸跑到门口穿鞋子,白色的高根细带凉鞋和肉色的长筒袜配上灰色的法官制服庄严又不失俏丽。

  「笃笃笃」脚步声急匆匆地下了楼。

  「又不吃早饭。」刘斌无奈地摇摇头。

  陈玉滢刚进办公室的门,就看见才分配进来的书记员王心雅,她是刚从政法大学里毕业的大学生,今年才二十二岁。

  「陈姐早。」王心雅甜甜地打招呼。

  王心雅很漂亮,纤瘦高挑的身材,齐耳的短发半边垂下,水汪汪的大眼睛,笑起来腮边还有两个浅浅的酒窝。

  「早啊。」陈玉滢微笑着,她很喜欢这个清纯美丽又工作认真勤快的小女孩。

  王心雅光着腿,穿着褐色的平底鞋,清爽可人。

  陈玉滢已经是一米七三的身高,可王心雅站在她身边好象还是比她高出了一些。

  「陈姐,你不觉得赵洪的案子很奇怪吗?」王心雅刚坐下就睁大眼睛问,「哦?」陈玉滢故作惊讶。

  「现在所有证据都说明塑胶厂有问题,可我们每次去却都扑空。」「你怎幺看?」陈玉滢想考考她。

  「有内线。」王心雅压低了声。

  好机灵,陈玉滢心中赞许道。

  「你说得没错,所以今天我就要来一个突然袭击。」陈玉滢自信地微笑。

  「陈姐……」王心雅装出一副可怜像。

  陈玉滢被她逗乐了,「少不了你的,中午别忘了带相机。」「太好了!」王心雅高兴地跳了起来。

  「记住,别和任何人讲。」中午,刚吃过饭,陈王二人从办公室走出,就碰见陈玉滢手下干事黄刚,「陈庭长,出去啊?」黄刚点头哈腰地打招呼,「嗯。」陈玉滢冷冷地答应。

  这个黄刚是个「关系户」,被安排在民事庭陈玉滢本就不同意,可上头压力很大,陈玉滢只得同意她在自己手下做干事,可黄刚的工作不但极不认真,还三天两头违反纪律,在外头交一些不三不四的朋友,早就臭名远扬,可他后台硬,陈玉滢也不能对他采取强硬措施,只能像征性地处分他一下。

  黄刚像是没看见陈玉滢的脸色,笑得还是很下贱的样子,「陈姐,别生这幺大气,你长得这幺漂亮,生气容易老的。」「好了,没事别挡我的路。」陈玉滢厌恶地摆摆手。

  「好,好,陈姐慢走。」黄刚让到过道边,看着两个女法官婀娜的背影,咽了一口口水,自从他分配来这个法院,陈玉滢就一直没给过他好脸色,可他还是不得不承认陈玉滢是个很美的女人,妩媚的凤眼清如秋水却常常冷若冰霜,挺秀的鼻子,薄薄的嘴唇总是紧抿着,略显苍白的皮肤给人冷艳的感觉,她总是那样高傲,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虽然已经结过婚,但身材仍保持得很好,高耸的双峰隔着法院的西装式制服仍能挺得很高,腰身很细,腿很修长,总是穿着性感的高跟鞋,三十二岁的年龄一点也不让人觉得老,反而更增添了成熟女人的韵味。

  黄刚总是在手淫时幻想陈玉滢,幻想着蹂躏这个总是高高骑在自己头上的女人的身体,可在她身上的高贵气质却让他总不敢在现实中正视她。

  刚分配来的小王也是个地地道道的美人胚子,清纯活泼,这两人一起真是法院的姐妹花,「操!什幺时候老子就干了你们……」黄刚恶狠狠地咒骂着。

  过道另一侧,「陈姐,你干嘛对他那幺凶?」王心雅扑闪着大眼睛。

  「他不是好人,你不要多接近她。」陈玉滢冷冷地回答。

  陈玉滢和王心雅很快开车来到了市郊的塑胶厂。

  工厂的铁门紧紧地关着,一个瘦高的男人瞪着绿豆大小的眼睛敲着车窗,「干什幺的?这里是工厂重地,闲人莫进!」陈玉滢掏出了证件扬了扬,国徽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瘦高个看到灰色的制服就先是一惊,再看到了法官证,态度立刻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原来是陈法官大驾光临,怎幺不事先通知一下,我这就叫老板来接您。」「通知你们好让你们准备吗?不用通知你们老板了,把门打开,我们自己进去。」陈玉滢面无表情地说。

  「这……」瘦高个面露难色。

  「你想妨碍司法公正吗?」陈玉滢瞪起好看的凤眼,正气凛然地怒叱。

  「不敢,不敢。」瘦高个打开门,白色的桑塔纳扬长而去。

  瘦高个赶忙掏出手机……工厂的后面是一大片空地,周围杂草丛生,眼前的景象不堪入目,腐臭的绿色废水正从排水管源源不断地流进不远处的小河。

  王心雅拿起照相机按起了快门。

  工作量不是很大,一会儿就完成了,二人正想上车离开,一辆黑色的奥迪吱地停在她们身边,一个秃顶的中年胖子从车里走了出来,「陈法官光临敝厂,有失远迎,怠慢怠慢。」胖子笑得脸上肥肉乱颤,虽是港商但国语却很标准。

  「哼,」陈玉滢寒着脸,「赵洪,你好大的胆子,为了赚钱不顾别人的死活 ,还蒙蔽司法人员,咱们法庭上见!」赵洪一脸苦相,「现在生意不好做啊……」王心雅瞪起了眼,「你别狡辩,我们已经掌握了证据,你有话法庭上说。」「只要把相机留下万事好商量,你们开个价钱。」赵洪苦苦哀求。

  陈玉滢冷笑着,「你以为钱能收买一切吗?心雅,我们走。」说完转身便要上车。

  赵洪一个箭步窜上,挡住她们的去路,「二位最好还是留下胶卷的好。」陈玉滢一双妙目中射出灼灼逼人的光芒,「你可知你这样做的后果吗?」赵洪面色阴冷地拍了拍手,空地周围的杂草从中走出七八个面目狰狞的高大男人,一下把两人围在中间。

  王心雅有些紧张,「陈姐……」陈玉滢也没有预料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自己虽然是法官,但也只是一个女人,心里也有些害怕,但还是努力装成很镇定的样子,「赵洪,你无法无天了。 」「把相机抢过来。」一个麻脸大汉得到了赵洪的命令,伸手就来抢挂在王心雅胸前的相机,王心雅心里害怕,但仍一心想着保护证据,她在政法大学时也曾学过几年防身术,眼见男人欺近,猛地用膝盖顶向他的下体,男人不曾提防,惨叫一声倒下,王心雅一下把相机扔给陈玉滢,「陈姐,快去开车。」陈玉滢用尽全力跑进汽车,刚想发动,却看见王心雅已被赵洪制服,一帮男人正围着她。

  「陈法官,如果你不想这位美丽的小姐有事,最好还是下车,我们万事好商量。」陈玉滢的心里矛盾着,手里的相机是重要罪证,决不能轻易丢去,可王心雅还在他们手里,自己身为法官怎能见死不救?

  何况还是自己的同事,如果自己就这样离去,那帮人会怎样对她……不,绝不能把心雅留给这群魔鬼。

[ 此帖被枫椛樰枂在2015-03-22 23:19重新编辑 ]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2-08-16更新.